【雅昌快讯】形式的观念:透视中国抽象艺术的历史与美学价值

发布时间:2015-10-10 来源:雅昌艺术网 作者:郑晓芬 打印字号:



10月10日下午,由中华世纪坛艺术馆主办,德山艺术空间承办的《形式的观念——抽象艺术的中国历史与美学表达》在中华世纪坛艺术馆开幕。该展览展出谭平、朱金石、陈文骥、李磊、张雪瑞、马永强、鞠婷、陈若冰、毛栗子、张国龙、周洋明、申烟田、马树青、丹尼尔等14位艺术家的抽象艺术作品32件。展览由《美术》杂志副主编、批评家、策展人盛葳博士策展,谈到此次展览的主题,盛葳在开幕式发言中介绍:“之所以以《形式的观念》为主题,是因为历史上一直把抽象艺术看成是以形式为目的的艺术,美国批评家格林伯格把现代绘画看成是平面的不断形式化,而到了包豪斯时期,抽象艺术又变成了设计性很强的艺术,那么它的精神性在哪里?而中国的抽象艺术家提出了一种解决方式,他们把形式自身变成了一种观念,这是中国抽象艺术的特点。通过这个题目来透视中国抽象的历史和美学价值,是这次展览表达的核心和目的。”

参展艺术家张国龙在致辞中也表示:“形式的观念”这个展览主题很好,观念有两层意思,观看和观点,观念最大的特点是形式先进入,有强烈的逻辑关系,有角度、态度和温度,作为实践者,我有幸在这个时代,今天展览最大的感受就是抽象艺术是大势所趋,人心所向,不再是几年前的展览,抽象作品只能作为点缀。


展览现场

策展人盛葳

  近两年抽象艺术似乎突然间成为了艺术圈热议的话题,而盛葳则表示:其实不然,抽象艺术20世纪初期就已经在中国兴起,且在85时期,展览中就有15%的作品是抽象的。抽象艺术在新时期的兴起,一方面有赖于20时期初期留学西方早期现代艺术家的基础建构,另一方面也来源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改革开放后中西文化艺术的交流。在展览前言中,策展人盛葳以时间为线索,解读了不同时期的抽象艺术家的作品:

两名观众在朱金石作品前观摩

李磊《行山NO.3》

  在“无名画会”、“星星画会”的艺术实践中,已经可以看到充满了对审美形式的渴求。毛栗子、朱金石正是后者的重要成员。与此同时,上海地区同时出现了更直接、明显具有抽象艺术追求的艺术家和艺术活动,如“十二人画展”。在某种程度上,殖民时代的文化为上海抽象艺术的勃兴奠定了基础,使得抽象艺术持续在该地区一枝独秀。作为上海美术馆执行馆长,李磊不仅组织、策划、研究这一现象,其自身亦长期从事抽象艺术创作。

毛栗子《0802》

 

谭平《透析》

  抽象形态的艺术原发于欧洲的北方地区。谭平、朱金石、马树青、陈若冰都曾在德国学习、居留,他们的抽象艺术也都曾深深打上过其印记,但在随后的岁月中,他们又根据自身的不同理解和差异化的艺术追求,对抽象艺术进行不同的新的理解与创造。

 

陈文骥《渐渐》

  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发展非一日之功,事实上,80年代有不少作品都具有抽象形态的追求,尽管它们尚非流派意义上的抽象主义。然而,在文化启蒙和前卫思潮的掩盖下,它们常常被忽略。直到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,“纯化语言”被作为一种艺术追求提出来。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说明中国当代艺术走向自觉,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对抽象艺术的思考和创新。特殊的艺术发展历程使得中国艺术的经历也与西方艺术家形成对比,不少艺术家从原来的艺术道路走向抽象,譬如陈文骥,从对工业景观的关注走向抽象,亦属自然。

张国龙《天地3号》

申烟田《无题》

丹尼尔《无题》

  尽管抽象艺术是一种外来艺术形式,但在中国也发展出本土的美学观念和形式。从吴冠中“抽象美”和“形式美”开始,对中国传统思想、文化与艺术角度切入“抽象”的艺术家数量斐然。譬如张国龙、申烟田,他们的创作都多少受惠于此。而丹尼尔作为一个美国人,万里赴中国求学,其原因同样基于此,他将传统的视觉结构打破,以结构主义的方式进行重组、创造。近年来,高名潞、栗宪庭等学者亦提出新的观念,有助于理解这一时期的抽象艺术创作,周洋明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位青年艺术家,他对传统的表达并不限于符号、图像或意味,而是行动。

马永强《飞沙2014.2》

鞠婷《无题》

在更年轻的、近些年走出艺术学院校门的艺术家中,亦不乏佼佼者。但是,他们的抽象创作大多已经不再是“现代主义”意义上的“抽象艺术”。尽管在形态上与之仍然接近,然而,其过程与目标均不同。建造一个形式“理想国”并不是最终目的,马永强、张雪瑞的作品彰显着浓烈的个人气质,而鞠婷的作品则在“技”中见“道”,发展出另一种观念。他们的创作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抽象艺术在中国的探索推进,即从形式自律的圭臬出发,赋予其不同的观念表达。


据悉,展览将持续至10月18日结束。